DTC品牌这条路,是不是被走“死”了?

DTC品牌这条路,是不是被走“死”了?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近期Peloton官宣了产品即将上线亚马逊的计划。

我们打算跟消费者来一趟‘双向奔赴’地点在亚马逊”。Peloton的首席商务官Kevin Cornils说道

Peloton的做法更像是整个DTC行业的一个缩影。2020年初,DTC模式已处在弥留之际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线上消费这一购物模式在各个市场的渗透率达到空前高度,同时也成为DTC品牌们的救命稻草。但供应链问题愈演愈烈,获成本陡增,网购魅力也大不如前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生存,许多DTC品牌如Peloton选择重新思考营销策略。

断臂自保

Italic首席执行官Jeremy Cai表示几年前,圈子里开始盛行一个观念,就是尽可能得扩张,以单品、爆品为支点,用创意和概念把消费者网在整个产品生态里。现在经济形势已经不允许企业大胆试错,Italic为了维持生计做了很多妥协,提价是最艰难的决定之一,其他还包括与高端品牌的制造商合作,销售类似产品即使接到不错的单量,Italic还是需要涨价来对冲成本

更重要的是,去年4月,Italic下调了广告预算幅度接近8,Cai表示,这主要是为了应对苹果iOS14更新之后的连锁反应与同期公司整体预算削减降本增效的做法相一致庆幸的是广告投入的减少并未对业务整体产生负面影响,不降反增去年4月以来体量总体是呈现上涨的趋势。

Italic不是唯一放低姿态的DTC品牌。几年前被评选为是市场上最具创新性的美容品牌之一Glossier去年2月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原因是公司对市场增长前景的预判有误。如今,Glossier已经放弃冲击成就美妆帝国的梦想转而搞起了批发

知名DTC品牌Casper不得不重新思考公司定位。作为床垫领域的颠覆者Casper通过在线上销售物美价廉的床垫从而对Serta等老品牌的市场影响力造成一定的威胁在筹集到数亿美金后的Casper似乎开始“飘了”,宣布自己不仅仅是一家床垫公司,而是一个睡眠品牌。陆续推出狗床、寝具、枕头等一顿猛如虎的操作之后,Casper被一家私募股权公司收购,而“卖身”后的首要事项,居然是缩减SKU

首席执行官Emilie Arel在最近的一次活动中提到,起初公司对外放出豪言壮志说要成为“睡眠领域的耐克(Nike)”,但具体到究竟该如何执行,甚至这个概念到底包含了什么意义,没人知道,这个项目从始至终没给公司提供任何的创收被收购之后,公司也认清现实,准备老老实实地回归老本行。

DTC市场的“寒意”

DTC市场的“寒意”,是投资人给的行业已经达成了这样的共识:活下来,降本增效的同时等待投资人再一次垂青。

促成这一变化的,也许并不是消费者“变心”,而是品牌吸引力不再。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不再关注DTC品牌,而是试图寻找那些更有钱景的投资项目,而且如果利率上升,债务融资这类融资方式可能会越来越少

Forerunner Ventures的负责人Jason Bornstein最近在Modern Retail播客频道上表示DTC模式创新性不足,10年前7年前可以这么玩儿,现在环境变了。Forerunner Ventures长期以来以投资BonobosAway等知名DTC品牌为外界所熟知其目前更关注的是那些提供创新商业模式和服务以支撑品牌公司。

“敢问路在何方”

作为曾经健身赛道上的明星初创公司,原计划对标EquinoxPeloton筹集资金近20亿美元,已于2019年高调完成上市。Peloton被一些人认为是健身领域的Apple,但其王牌产品,健身自行车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销量逐渐放缓,涨价的决定既是无奈之举,同时也雪上加霜。Peloton整体的增速也在放缓,今年早些时候举债近7.2亿美元那些曾经与品牌形象格格不入的销售渠道Peloton不得已放下身段一点点尝试,为的是谋求机会自救

对于希望筹集资金的小型初创企业来说,投资人的要求只会更加刁钻,按照目前的经济形势,只有盈利的公司才有机会拿融资。Bullish的管理合伙人 Mike Duda表示,在通货膨胀状况好转之前,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式对于企业是否拿到融资来说是关键,规模是其次,他们想看的是赚钱的真本事

版权声明:iow 发表于 2022年9月2日 下午2:30。
转载请注明:DTC品牌这条路,是不是被走“死”了? | 蘑菇跨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