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随风往事

东南亚随风往事

一、弟弟

我弟弟Lea比我小一岁,同一个爷爷奶奶那种弟弟。

2015年10月他做了拼多多第一批卖家,一年之后在全家人普遍不看好他这个事情的时候拿到了第一桶金。三年之后卖家疯狂涌入拼多多,他店铺销量一落千丈。那个年代好像有个热搜:梁朝伟心情不好,就搭飞机到伦敦,当天来回,没去任何景点,只在广场喂鸽子散心。我弟弟当时就效仿,来了个低配版本,买了张399的机票从广州飞菲律宾马尼拉散心。他给自己制定的散心计划也和梁朝伟类似,喝两瓶生力,赌场摸两把牌就回家。

东南亚随风往事

尼诺阿基诺机场到赌场的一路上他只观察到两件事情,第一这地方贫民窟太多了应该是散不了心了,第二,这个随处可见的橘黄色广告牌上写着SHOPEE,这到底是什么。当然他并不知道,这时国内的Shopee跨境正在广东浙江福建疯狂招商。

在OKADA赌场的六星级酒店房间里玩了一晚上手机之后,他决定留下来做Shopee。当时他跟我说这个平台太简单了,几乎没有什么卖家,简直就是我拼多多的东南亚翻版。


后面的故事相对就比较简单了,带着拼多多的从业经历,他在马尼拉一路顺风:进货-卖货-成为大卖-买设备建厂。

中秋那天,我弟弟发朋友圈:“回国的航班取消完了,看来还要在这里熬上两年。”

东南亚随风往事



我弟弟比我小一岁,属蛇。家里人都说他是全家最矮但却是最聪明的人,我还提出了一些补充看法,他也是最能吃苦的那个。


二、老丁

19年我曾经在马尼拉待了几个月,美其名曰陪我弟弟。其实我当时正在遭遇事业滑铁卢,就是想去看看我弟弟在那里做什么。无奈自己生性孱弱,耐不住马尼拉富人区的纸醉金迷与贫民窟的赤贫如洗的这种组合式精神冲击,回国内选择了成为了一名跨境卖家。

那几年做过跨境的人都知道,跨境账号最早是有一个QQ孵化群,所有的卖家就在那里接受Shopee孵化经理的指导和培训其实那时候大家普遍比较孤独无助,也不太懂得怎么做,没事的时候大家就都堆集在孵化群里闲聊,因为对于shopee跨境突出的幽默理解和表达风格,我在群里和老丁成了无话不谈的网络好友。

三个月结束,我毕业分到了KA,他进了普通卖家组。当然这也不会影响我们每周一次的通话,主要的通话内容就是这个月马来打了多少钱,印尼打了多少钱,菲律宾为什么又没有转款。有句教训人的老话叫做你这人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我完全不能赞同这话,至少从我们那批做跨境的人来看,人真是身在苦中不知苦的生物。跨境空运小包50g起步3元的运费+每增加10克0.5元+东南亚普遍的货到付款模式+那时高达23%的签收失败率+综合扣费15-18个点我觉得可以不用说。打款账期2个多月,各种白痴扣费层出不穷,退货半年起步,或者基本收不到。不取货的订单(这里产生一个非常恐怖的问题就是如果COD用户不取货,系统一样会从你账户里扣除空运+尾程两段运费并且Shopee根本无法做到像他们在官网承诺的那样“尾程免费两次派送”),你说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苦。在2019年12月份印尼跨境电商小包税征收之后,我就决定正式脱离跨境的苦海,投入本土的怀抱。可是就是有层出不穷的卖家源源不断地卷入这场跨境打包发货大赛中来,我和老丁都曾经是这大赛中的一员,只是我提前离开了游戏,老丁坚持到了现在。

东南亚随风往事


我叫他老丁,其实他比我小四岁,只不过他儿子比我女儿大一岁。以前有次电话聊过一次星座,他好像是金牛座,以下摘抄于百度对于这个星座的特质描述:会运用稳定和可靠的行为风格,建立熟悉的生活习惯和安定的做事方式。


三、阿郑

今年一月份在网上认识的阿郑。运输货代,主营菲律宾泰国空运海运。当时朋友介绍,针对广州南沙-马尼拉南港的海运发货问题简单聊了一下。四月份我来深圳,他邀请我去他公司看了一下,彻底给我看傻眼了。一个东南亚货代公司,公司放在了南山滨海大道腾讯旁边。

聊阿郑公司之前简单给大家聊个项目:东南亚虚拟仓。在经历了18-19年东南亚跨境自发货的鼎盛时期之后,很多卖家和机构意识到了跨境自发货的问题以及跨境账号和本土账号权重的问题。一部分聪明人想到了一个既不用本土备货,又可以用本土账号销售的办法:销售东南亚本土的Shopee账号给跨境卖家,让他们开产品预售(通常在15-30天)。出单了之后,卖家通过空运货代发货到目标国家。这种销售方式我们称之为“虚拟仓”,简称假本土。因为这样的账号不需要精细化运作,也不需要任何的广告投入,卖家们只需要从服务商手中大量购买本地账号囤积在手中,通过一个erp统一管理,每天铺货,理论上就可以完成不备货却可以出单了。这样的账号,我个人简单称之为“孤儿”账号,你们想啊,他影响的是本地买家的收货体验,同时也影响了跨境的业务,这样的生意形态,不管是Shopee本土公司、Shopee新加坡总部还是Shopee跨境深圳总部,是不是人人喊打?

阿郑的公司那几年主要经营的就是这个业务的运输段,卖家手中的本土账号出单了之后,会统一将货物发送到深圳机场。阿郑的空运业务将他们的包裹运送到目标国家,联系好尾程快递,送达到卖家的手中。当然我们可以想象,半个月左右的运送时间,加上货到付款的下单模式,不取货的概率可以飙升到多少。


阿郑和我同年出生,前几年目测公司年营收过千w。至于他的客户们,目测只会多了一个茶桌酒桌上可以吹水的素材而已:“我1000个本土账号今天什么也没做,出了100单呢!”


四、小胡

我们“东南亚跨境脱口秀大会”的群友。群里异常活跃,基本不聊工作,常年插科打诨。

前菲律宾跨境职业卖家。跟我一样,做了很久跨境,没少吃苦。


个人卖家,一个人,没有办公室没有团队。6月份注册店铺,7月份货到的我们马尼拉仓库。就一个Shopee,15天店铺拿到优选,25天对接了本土MT团队,双9那天做了500多单(完全没有低客单引流)。至今为止店铺账户做了500多w比索,已经拥有几个小b客户(可以跳出平台做线下贸易了)。前几天已经开始给我打电话问一个货柜可以放多少立方的东西了。

中秋节之前他又给我打电话,说供应商给的月饼太多了吃不掉,要扔两盒月饼给我,差点把我气哭了。

形容下他这个人吧,年轻、单身、帅哥,问他在干嘛都是在家打游戏呢,假装不努力的样子非常努力。技术、操作、产品以及市场理解都是顶级。目测应该是天蝎座的。


五、聊聊我自己吧

19年二月份,我和我弟弟在马尼拉参加了一个饭局。大家操着天南地北的方言一罐一罐喝着san miguel,也不知道是西班牙人的酿酒工艺太好还是赴宴者肚子里面不能说的秘密太多,所有人都像喝醉了一样红着脸说着听不懂是太清醒还是太醉的话。一个闽南老哥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查理你要是想做电商是要吃很多苦的,前几天我们这里才被枪杀了一个浙江人。

东南亚随风往事

那几天我在马尼拉像失了魂一样,两点一线的活动在帕塞和贫民窟之间,我有好多想法,我想留下来,我也想回去,我是朋友圈里公认的垃圾食品大王,也想念湘菜川菜。
回来了我又生气,带着愤怒看了十几遍虾皮大学,带着愤怒做了4个优选,带着笑容回到了马尼拉。签房子合同那天,房东发messanger跟我说我是这片唯一的中国人,开玩笑说让我包了他的中餐。

东南亚随风往事

(上面是我们菲律宾小伙伴合影)


几个月前我刚来深圳,著名微信群-“东南亚跨境脱口秀大会”线下聚会。我三十三岁,他们几个二十五六。我喝的五迷三道的,听着他们聊着自己从哪里来,为什么来这里,在做什么,听他们聊天鹅堡和深圳湾1号有很多跨境电商业主。他们一瓶接着一瓶开着啤酒,小声跟我说他那个狗日的房东又涨了他1k房租,还好上个月赚了5w多,某某某的海运货代又丢了他10几件货物。大家都带着真诚的信息和毫无保留的酒量笑着离开餐厅的时候,才发现整个餐厅空无一人,老板带着一些新来的人介绍着这家店的布局和设施。好巧,我们吃了这家餐厅的最后一餐;好幸运,我们没有吃到一个不新鲜有问题的菜,多么有记忆点,第一次工会面基选在了一家餐厅的最后一天。
送他们几个上了出租车之后,迎面走来一个穿白衬衫的中年男子,“大哥,看房吗?前面的天鹅堡,出来几套房源,价格老优惠了!”我莫名其妙的看了一下天,诧异那几天深圳的空气质量,月亮怎么如此清晰。多好的地方,月亮也有,六便士好像也没那么难捡。


写在最后,这行的魔力好像就是在某些新兴市场,在进场的那一刹那是没有大小强弱之分的。巨无霸Anker去本土也一样被吊打,快时尚大王Shein也因为自己的欧美都市urben风格水土不服,被迫退出了印尼,可这些都不影响大把的个人小团队卖家们在东南亚的飞速成长。就好像那些年,那些还年轻的卖家们在深圳龙岗坂田村展望北美欧洲,不也是这样站起来的吗。

版权声明:iow 发表于 2023年1月12日 am9:59。
转载请注明:东南亚随风往事 | 蘑菇跨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