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卖领头!跨境行业开始新一轮减员

今年,跨境电商行业销售处于市场增长少、竞争大、成本高的局面。为保留一线生机,上半年业内多个公司相继减员,一批运营人员被迫外出求职,而不扩张、少招聘已经成为业内共识,部分被裁运营甚至会因新公司难以为继面临二次失业。

 

当前进入传统旺季时间段,多个类目的销售情况却没有明显起色,一些卖家窥见颓势,对接下来的电商形势预期并不乐观。出于瘦身过冬的考虑,跨境公司开启了新一轮团队优化,头部大卖走在了前沿。

 

观察到市场变化,电商平台也在调整策略。受当前宏观环境的影响,亚马逊最近计划砍掉一些非盈利部门,来削减开支优化成本。据最新消息,亚马逊计划裁员大约1万人,这是其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电商巨头已经在缩减规模来适应增长放缓,卖家在布局上更应谨慎操作。

 

在与跨境电商相关的其他周边行业中,社交巨头Twitter、Snap以及货代公司等也都陆续开始裁员,对持续的行情下行做出防御姿势。

 

寒气遍布,这一轮洗牌过后,谁会留在牌桌上?

 

跨境行业开启又一轮“优化”

 

在销售不温不火的情况持续大半年后,不少跨境卖家对这个旺季寄予希望,希望能弥补前三季度的销量下滑及单薄利润。但从卖家反馈及市场预测看,海外消费市场并没有展现出强劲的购买力,今年旺季不旺几乎成为定局。

 

鉴于这种形势,有业内卖家表示,最近已经开始优化团队结构,做一些精简,以提前做好准备。

 

艰难的市场环境对规模庞大的跨境公司冲击更明显。上周,广东一头部大卖发出了一则内部通知,在内外因素的综合影响下,开始对部分业务人员提前放假,而假期结束时间犹未可知。

 

据该公司介绍,今年外部环境恶劣,国外市场疲软,再加上疫情不断,产品研发和交付工作持续被打断;另一方面,公司供应链紊乱的情况持续存在,这导致海外仓业务的回款周期漫长。基于这些考虑,该公司将对盈利不佳的品类线减少投入,提前放假。

 

收到通知的就是所负责业务需要提前放假的人员,放假时间从11月10号开始。

 

此前,关于该公司内部经营遇到挑战的消息已有传出。作为一个断层级别存在的大卖家,如今要通过缩减产品线及人员来节省开支,可想而知是经营层面遭遇了不小的困难。

 

当出现裁员或此类暂停工作通知时,当事人及业内最关注的问题之一都是后续薪资发放。

 

根据该公司的说法,自2022年11月10日至2022年12月9日为提前放假的第一个月,按全薪发放,从第二个月开始按当地最低工资的80%发放,五险一金照常缴纳,个人承担部分在税前工资中扣除。

 

这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讨论。该公司所在地的最低工资标准为2300元/月,最低工资的80%也就是1840元,除去五险一金,到手所剩无几。无论是对租房族还是背着房贷车贷的“负翁”,这样的收入显然难以覆盖生活成本。

 

因此对于该公司这一决定,部分员工表示无法接受,并希望能继续上班。而该公司也针对这种情况做了预案,在规定的放假时间内仍然在公司打卡的,系统排班会按休息处理,属于无效打卡。一些员工执意留下的念头也被打消。

 

在这种薪资条件下,被提前放假的人能坚持多久?该公司强调了一点,在提前放假期间,员工不得在第三方处任职,收到返岗通知后,应及时回司报道。否则,公司将依制度作开除处理。

 

同时通知表示,放假何时结束目前还难以确定,需要视外部环境及内部改善情况而定。但实际情况是,不足两千元的工资,会让大部分人的生活捉襟见肘,无法长期保持待业状态,要摆脱这种局面只能另谋出路。

 

对此事,业内观点认为,公司发出放假通知,必然是到了经营十分困难的阶段,但通知内对薪资和在第三方就业的规定也引来一些议论。“这种操作其实可以理解,公司是真的难了,但是背后确实是有想要裁员但不想背负更多的赔偿金的味道,让人有无限的遐想。”一位卖家说。

 

小编就通知内容的合规性咨询了律师。对方表示,该公司在对员工提前放假后,“第一个月全薪发放,从第二个月开始按当地最低工资的80%发放”的做法是合法的,但如果对员工有针对性的放假,属于变相裁员。

 

目前已是旺季进行时,运营人员的提成及薪资处于全年高峰阶段,被放假的员工显然错失了这个高光时刻。有业内人直言,内部员工此前已经知道公司经营出现问题,却仍安于现状不肯找出路,如今只能被温水煮青蛙。

 

跨境卖家处在销售一线,对于风险的感知更加敏锐,并会基于此做出人员调整。而这股市场寒气早已传递到了上游的供应链企业,由于缺乏订单,一些工厂四处寻求订单,没有业务可做的只能停工。

 

卖家备货骤降,供应商无订单可做

 

近一个月来,亚马逊多次调整库容,大多数卖家的可发货量肉眼可见地降低。有卖家的库容从1.2万被砍到1800,更有甚者,7万多的库容直接被削到9000。IPI分数是影响亚马逊库容的一个重要因素,但即便是IPI在500以上的卖家,也有被一次性砍掉80%库容的情况。

 

库容限制已经影响了卖家备货。一位货代表示,上周发货量少得可怜,问了几个老客户,基本都回复说“没有库容”,也有卖家因为销量不太乐观,接下来准备保守发货。

 

在销售和库容的双重限制下,卖家备货量骤降,而上游为之供货的工厂已经没米下锅,开始主动询问邀请下单。

 

业内大V“Amazon产品开发”感叹,今年不少工厂订单缩减非常严重,往年的这个季度,工厂不缺订单,都是卖家在催着工厂交货。但现在其合作的主要供应商中,有三四家工厂经常催着下订单,能够感受到他们的焦虑。为了接单,工厂甚至会主动降价。

 

其一家合作的工厂,在刚交付三千件货品后就开始问下一批订单。“他说今年实在是淡,准备把几个主要客户的单做完就提前放假回家了。不放假员工待着没事做也都是成本,这真是淡到一定程度了。”该卖家说。

 

近期广州疫情持续,由于生产受影响,上周广州一工厂也宣布提前放假。

 

其在通知中提及,2022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受近期疫情影响,公司已无法正常运行。由于所在区域居家办公及静默时间暂时延长,部分员工被封控或需要隔离,该公司判断,目前短期内仍难以实现复工复产。

 

另一方面,该公司员工多为外来务工人员,居住于城中村内(此次疫情高风险区),部分员工有了返乡意愿;同时因为无法上班,还要应对封控期间的开支及物资问题,员工的个人及家庭支出费用加大。

 

出于综合考虑,该公司研究后决定,广州区所有员工即日(11月8日)起开始放年假,年后开工等通知上班。在当前疫情多发的局面下,这种情况或不是个例。

 

国内卖家、工厂放假、裁员的现状正在上演,国外同行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亚马逊美国站大卖家遭遇了裁员清算危机;英国家具电商则突然关闭;连亚马逊也扛不住压力,计划进行该公司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

 

亚马逊计划裁员1万人

 

大约一周前,英国家具电商Made.com忽然宣布关闭,停止接收新订单,其在对外的公告中表示,公司面临长期的困境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1、当前的经济形势导致消费者减少了家居产品的支出,2、供应链的影响和产品成本的增加。

 

这家公司的倒闭有迹可循,今年9月,其宣称将在10月底之前裁员约35%,同时关闭在中国的业务并减少仓库容量。

 

Made.com主要销售天鹅绒沙发、扶手椅、铜架床和玫瑰金灯,去年6月在伦敦正式上市,募资1亿英镑,市值达到7.753 亿英镑。此后公司业务急速下滑,时隔一年多,Made.com便已关停收场!

 

大约两个月前,亚马逊美国站最大的第三方卖家Pharmapacks母公司Packable被曝正进行裁员清算。Packable向员工发布的通知提到,公司将裁掉员工数量的20%,其余370多名员工也将逐步从其内部退出。裁员清算主要原因:1、未获得新的内外部融资,使Packable接下来的盈利出现困难,运营方面不得不停止;2、去年的供应链影响,又使其库存难以为继。

 

作为亚马逊上的大卖家,Pharmapacks在售SKU超过31000个,日均处理订单数为3万,每月发货订单数量约180万个,多个产品曾霸榜亚马逊BSR。这家公司在2018年销售额就已超过2.7亿美金。

 

美国站大卖裁员的同时,平台也开启了新一轮的“瘦身”。

 

昨天,据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报道,亚马逊计划最快从本周开始裁减约1万名员工,这将是该公司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将主要影响设备部门,包括语音助手Alexa,以及零售部门和人力资源部门。一位消息人士透露,目前裁员可能会逐步进行,不是一次性裁员。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安迪·贾西正在牵头进行成本削减评估,并砍掉 Alexa 等尚未盈利的业务,Alexa业务每年花费亚马逊大约50亿美元,这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据了解,亚马逊的高级领导团队会定期审查投资前景和财务业绩,作为每年年度运营计划审查的一部分,今年的审查会考虑当前的宏观环境和优化成本。今年将受到最严格审查的是 Alexa 部门,此部门有1万多名员工。

 

知情人士称,在长达数月的成本削减审查中,亚马逊已经告诉某些不盈利部门的员工,到公司其他部门找工作,因为他们所在的团队被暂停或关闭了。

 

每年假日旺季对亚马逊都至关重要,一般情况下,该公司会增加员工以满足订单增长的需求。今年却在旺季的节点进行大裁员,肯定是不同寻常的,这反映了该公司正面临着宏观环境恶化和销售放缓带来的巨大压力。

 

其实,亚马逊裁员也并非发生在最近,今年一整年亚马逊似乎都在做这件事。

 

上个月月底,亚马逊被曝出正在裁减音频直播应用“Amp”的员工,大约有一半的员工(150人)会受到影响。Amp是亚马逊在今年3月份推出的音频直播应用,支持用户创建现场“广播节目”,与听众交谈和聊天。

 

同样是上个月,亚马逊音乐部门Amazon Music也进行了裁员。根据内部信息,具体裁员的情况已经通知到被裁员的人了,但到底裁了多少人不得而知。在该部门被裁的人,有3个月的时间在内部寻找其他岗位换岗。

 

今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亚马逊直属员工减少了9.9万人,下降幅度创下了历史新高。亚马逊的首席财务官Brian Olsavsky对外表示,员工大幅减少的主要原因是亚马逊在仓库和配送网络实施了裁员。

 

裁员只是亚马逊实施“瘦身”计划的一系列措施之一。裁员之外,亚马逊的部分招聘工作和拓展业务也被按下了暂停键。

 

亚马逊负责人力资源的高级副总裁Beth Galetti已在公司官网公布“暂停增加新的招聘岗位”。

 

近几个月,亚马逊还削减了一系列业务。上个月,亚马逊宣布放弃公司无人配送车项目Scout的现场测试,关停仓库机器人初创公司Canvas,以及终止开发线上旅游产品Amazon Explore;8月,亚马逊宣布将关闭远程医疗部门亚马逊护理。

 

去年7月亚马逊换帅,安迪·贾西接任了贝索斯成为亚马逊CEO。在市场低迷、劳资斗争持续、监管压力增长等各项挑战下,他上任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为亚马逊“瘦身”,如今看来这一系列的措施还在实施中。

 

接受市场“阵痛”,平稳过冬

 

亚马逊削减成本的一系列操作,也恰证明了当下的市场寒气逼人。美国经济增长放缓,亚马逊营收不可避免地出现下滑,据其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9月底,今年亚马逊已经亏损30亿美元。

 

此前一直盈利的北美零售部门也开始亏损,该部门自2013年从未出现亏损,今年以来经营亏损已达26亿美元,预计今年一整年该部门都是亏损状态。

 

亏损中的亚马逊进行了业务调整,砍掉一些不赚钱的业务,裁掉了一批员工,进行“瘦身”。这一系列的举动对一些员工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但对该公司的股价来说却是好事。

 

去年7月,亚马逊的股价曾一度冲至历史最高,市值达到1.88万亿美元的创纪录水平。而目前亚马逊的市值为8787亿美元,缩水了超1万亿美元。年初以来,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财富已减少了830亿美元。

 

在宣布削减成本的刺激下,亚马逊股价出现了15%的上涨,这样的涨幅是亚马逊乐于看到的。

 

目前,以跨境头部卖家为首的一些卖家正在进行的人员结构优化,或许和亚马逊的“瘦身”措施相似,通过合理的优化公司业务和人员结构,达到利润提升的目的。

 

调整会有阵痛,或许阵痛过后会迎来新的机遇。另一方面,美国消费者的线上支出也正在恢复中。

 

Adobe Analytics报告称,2022年前十个月美国的网上购物支出同比增长6.9%,达到7270亿美元,在10月份的网上购物支出为722亿美元,这比9月份增加了10.9%,2021年10月的数字是724亿美元。今年10月份的支出与2021年10月相比几乎没有变化。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很多零售商的折扣力度比以往都要大。Adobe的报告指出,一些细分市场的零售商给予消费者很大的折扣,如电子产品17%的折扣和玩具15%的折扣。

 

今年第四季度,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打折活动。Econoday的经济分析师希恩表示,假日季购物可能会暂时推高电商销售额,今年四季度,如果能提供相应的折扣,卖家还会有一定的机会。

 

目前市场大环境如此,作为跨境卖家其实也无须焦虑,当野蛮生长的电商行业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连亚马逊、沃尔玛等巨头都会遇到阵痛,准备迎接线上购物增长放缓和价格竞争加剧的局面,更何况普通的跨境卖家。

 

如今跨境卖家要做的就是优化公司业务和结构,缩减一些没有利润的品类,逐步提升经营利润;提升人效,节约运营成本;做好选品,把重点放在一些偏刚需的品类,迎合新的消费需求。在求稳的基础上,抓住留在牌桌上的机会,顺利过冬,迎来下一轮的爆发。

版权声明:iow 发表于 2023年1月12日 pm4:07。
转载请注明:大卖领头!跨境行业开始新一轮减员 | 蘑菇跨境

相关文章